幻灯四
幻灯三
幻灯二
幻灯一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新闻热点 >
退伍军人与安置单位之间的争议是否属于劳动争

《退役军人保障法》自2021年1月1日起实施,其中对于退役军人的安置方式进行了规定,如自主就业、安排工作、供养等。

自主择业是指退役军人领取一次性退役金后自主就业,市场化选择用人单位,在此情况下,退伍军人与其用人单位建立的关系即劳动关系,只是因为退伍军人的特殊身份而使用人单位在法定要求下要给予特殊福利待遇。安排工作的安置方式指由安置地人民政府根据其服现役期间所做贡献、专长等安排退伍军人的工作岗位。

长期以来,由于退役士兵的安置由国家政策主导,国务院退役士兵安置工作主管部门及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退役士兵安置工作主管部门通过国家指令性安置计划实现退役士兵就业安置,而导致退伍军人与安置单位之间类似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未给予应有的待遇等看似符合一般劳动争议类型和内容的争议,由于劳动关系建立的原因和当事人身份的特殊性而导致不能简单认为退伍军人与用人单位之间的上述争议属于劳动争议的受案范围。

为此,退伍军人与安置单位之间的争议是否属于劳动争议需要结合退役军人安置的历史变化等进行讨论,不能一概而论。

一、退伍军人与安置单位是否属于劳动争议案件的法律规定

2004年,就复转军人与安置单位之间就安置问题引发的纠纷是否属于劳动争议,最高人民法院〔2004〕民一他字第15号函复予以明确,该争议是安置争议,不是《劳动法》调整的劳动争议。理由在于,复转军人安置是以国家政策为依据,各单位依照国家指令性安置计划进行。安置单位与复转军人的关系是安置与被安置的关系,不是《劳动法》规定的在平等自愿、协商一致的基础上建立的劳动关系。

二、根据对相关案例的检索,关于退伍军人与安置单位之间的争议是否属于劳动争议受理范围并不能一概而论,而需要结合争议焦点进行分析

(一)劳动争议案件是建立在双方劳动关系已经建立的前提下的,如果不能确定双方是否建立劳动关系,一般不认为属于劳动争议的受理范围

在“(2020)豫0821民初1630号”一案中,原告王某于1990年3月应征入伍,1992年12月退伍。1993年4月30日被分配到被告某银行处工作,1993年10月单位突然通知不让劳动者上班,后劳动者一直要求上班,单位多次答复等一等。直到1994年3月,单位变更负责人后不再答复。2020年7月15日,王某申请劳动仲裁要求某银行恢复其工作。

法院认为,原告作为复转军人被有关部门安置到被告处工作,如果被告拒绝接收,对此,最高人民法院〔2004〕民一他字第15号函复予以明确,认定该争议是安置争议,不是《劳动法》调整的劳动争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人民法院受理的劳动争议案件为劳动者与用人单位在履行劳动合同中或在事实劳动关系中所发生的纠纷”,劳动争议纠纷是建立在劳动法律关系基础之上的权利义务纠纷,而复转军人与安置单位之间的劳动关系并未建立,因此复转军人与安置单位之间就安置问题发生的纠纷,不属于《劳动法》调整的劳动争议的范围。

(2020)豫15民终5195号、(2020)鄂13民终383号等案件中,法院也采取了同样的观点。

(二)退伍军人与安置单位发生的争议是否属于劳动争议,若属于政府安置工作时,以政府安置工作是否执行已经完毕作为是否受理的关键点

在“(2020)吉05民终1302号”一案中,退役军人李某于2006年6月20日因退伍安置工作来到通化市消防救援支队工作,通化市消防救援支队在通化市民政局退役军人安置办公室开出安置工作介绍信后,接收了李某的档案和安置工作介绍信,李某在通化市消防救援支队填写了《通化市合同制消防队员征召人员登记表》开始上岗工作,于2011年下岗。李某提起劳动仲裁主张:1.确认从2006年6月20日起至今与通化市消防救援支队存在劳动关系;2.判决通化市消防救援支队继续履行劳动关系,为其提供岗位上岗工作,并依法补签自2006年6月20日起的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

一审法院认为,《退役士兵安置条例》第五条第一、二、三款规定:“国务院退役士兵安置工作主管部门负责全国的退役士兵安置工作。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退役士兵安置工作主管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的退役士兵安置工作。人民政府有关部门和军队有关部门应当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做好退役士兵安置工作”。李某所诉到通化市消防救援支队工作,系由政府相关部门主导参与,其所诉两项诉讼请求,不属于人民法院民事诉讼范围,无法支持,裁定驳回李某的起诉。

二审法院推翻了一审法院的观点,其认为,2006年6月20日,通化市退伍军人安置办公室已经出具介绍信,介绍退伍军人李某到原通化消防支队工作,原通化市消防支队接收了李某的档案及安置工作介绍信,政府安置工作已经完毕,据此,李某目前不属于退伍军人待安置状态。李某本次诉求具体明确,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规定,李某起诉符合人民法院受案范围,本案应进行实体审理。

在“(2019)豫1621民初3802号”一案中,法院同样采取了类似的观点,退伍军人朱某的近亲属提起劳动仲裁要求某银行支付朱某19.5年的工资及一次性抚恤金、丧葬补助费。法院认为,某银行未接收朱某的档案,未与朱某签订劳动合同,未与朱某建立事实上的劳动关系,故本院认定朱某生前不是某银行职工。参照最高人民法院(2004)民一他字第15号复函的规定,认定四原告的起诉不属劳动争议纠纷,不符合人民法院受理劳动争议案件的条件。

三、对于退伍军人与安置单位之间发生争议是否属于劳动争议案件的点评

2021年1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一)》(“司法解释(一)”)第二条中关于不属于劳动争议案件受案范围的六种情况并未将退役军人与接收安置单位之间因安置发生的争议列入其中,本条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法释〔2006〕6号第七条规定相同。

我们认为,如果将退役军人与接收安置单位之间的争议完全排除在劳动争议审理范围之外,不利于退役军人的合法权益的保障,也与退役军人本身的法定特殊待遇享有及救济相关。因此,退伍军人与安置单位之间的争议是否属于劳动争议受理范围应以争议焦点是否属于建立了劳动关系,以及是否属于劳动关系履行过程中发生的争议来判断为宜。本质上,对于该种案件的审理与一般的劳动争议案件无太大差异,但需要考虑关于退役军人的特殊法律规定的适用。

为此,对于类似“(2020)豫0821民初1630号”中相关观点,笔者并不认同,该案件的核心不应当是案件本身是否属于劳动争议案件,而应当判断双方是否构成劳动关系。当然,就类似案件判断是否属于劳动争议较为复杂,毕竟安置当时《劳动法》尚未出台。我们当然也能理解不论是我国劳动法律或是《退役军人保障法》,相关的政策和法律均是在不断变化和更迭,但不论如何,非政策外的争议纳入司法管辖应当是基本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