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灯四
幻灯三
幻灯二
幻灯一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人事服务 >
生死抉择,我国首枚实战氢弹投掷失败,飞行员

1967年9月17日,中国的第一枚300万吨TNT氢弹,由飞机空投试验获得成功,但那时的氢弹体积非常大,实用性不高。

要想快速用于实战中,必须对其进行小型化,达到可以实战的水平,同时还要进行实战投掷试验,一方面检验氢弹的性能,另一方面也可以检验投掷运载工具的可靠性。

生死抉择,我国首枚实战氢弹投掷失败,飞行员:与氢弹共存亡

 

为此,我国不但对氢弹进行了小型化设计与制造,同时也完成了投掷装载工具强-5甲特种武器载机的改进设计与制造。

在进行氢弹投掷试验前,需要先对它的载具强-5甲进行飞行与模拟投弹试验,在确保万无一失的情况下,再进行实战化投弹试验,这项光荣任务就落到了飞行员杨国祥的头上。

那么,杨国祥是何许人呢?为什么会选择他来进行这项艰苦的任务呢?

空军少将杨国祥,1929年10月出生于云南省玉溪的一个贫穷彝族家庭,在家中排行老三。

1948年,19岁的杨国祥考入了峨山中学。在学校,追求进步的他,加入了地下党领导的民主青年同盟,成为一名革命积极分子,并于1949年12月入党。

1950年6月,在玉溪军分区担任骡马队指导员的杨国祥,作为军区精英战士,新中国第一代空军飞行员的培养对象,被保送到牡丹江东北航校学习。

1950年11月,杨国祥和其他战友来到了牡丹江,开始了为期一年的培训。

生死抉择,我国首枚实战氢弹投掷失败,飞行员:与氢弹共存亡

 

我们都知道,当时中国的空军刚刚起步,不但飞行员极度缺乏,就连培训飞行员的东北航校,其教学飞机也是二战淘汰下来的老爷机和教练机,大部分教官还是投诚人员。

再大的困难,都没有难倒杨国祥,经过刻苦的学习与训练,作为第一个被放单飞的飞行员,1951年顺利从航空学校毕业,并随即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

尤其体现出杨国祥能力的是,他作为飞行员,驾驶受阅飞机,参加了在天安门广场举行的1952年国庆庆典,接受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检阅。

杨国祥优异的飞行能力,使他成为我国自行研制的“强五”强击机的主试飞员。

试飞员,可并不是简单的驾驶飞机飞行,他还要参与飞机的研制与定型,飞机在空中的实际数据,都需要飞行员去操作,发现问题,改进问题。

杨国祥在试飞期间,凭借其高超的驾驶技术和强烈的责任心,为新型强击机的顺利研制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生死抉择,我国首枚实战氢弹投掷失败,飞行员:与氢弹共存亡

 

此后,杨国祥更一路过五关斩六将,获得了全国空军杨村大比武比赛的第一名,被誉为“彝族之鹰”。

中国再次遭遇超级大国的核讹诈后,氢弹的小型化与实战化的进程也到了关键时刻。

1970年4月,作为曾经参与过强五试飞的杨国祥,接到空5师师长宋占元将军的命令,参与强-5甲强击机的改装设计与试飞任务,并顺利地完成了机型改装与试飞,达到了投掷氢弹的设计要求。

同时,杨国祥也被正式任命为投掷中国第一颗实战氢弹的主飞行员。

作为杀伤力巨大的战略性武器,在实弹投掷前,是必须要经过模拟投弹演练的。为此,杨国祥在西北核试验基地机场进行了一个月的针对性训练。

杨国祥的训练强度是很高的,每天都要驾驶飞机在距离几百公里的试验基地与罗布泊核试验场之间奔波,在核试验场上空进行模拟投弹训练。

为了既能保证飞行员的生命安全,又能够确保氢弹投掷成功,经过研究与试验,决定采用低空进入,上仰投掷的方法投放氢弹,这种方法的好处是既能保证飞行员快速安全脱离爆炸区域,又有利于战时采用低空突击,减少被敌方雷达发现的几率。

生死抉择,我国首枚实战氢弹投掷失败,飞行员:与氢弹共存亡

 

为了解决投得准的问题,光是重50公斤的模型氢弹,就投了150枚,又投掷了3枚与氢弹重量、外型、大小相同的遥测氢弹。经过180次的模拟训练,最终每次投弹弹着点距离靶标中心都在12米内,基本上达到了投掷技术要求。

小型化的氢弹有了,投掷载具有了,试飞员有了,万事俱备,就等开始行动了。

最终,中央决定,我国自行研制的第一颗实战氢弹于1971年 12月30日13时进行投掷试验。

这项任务的重要性与艰巨性是不言而喻的,从中央领导到所有参与项目的人员,都在激动与期盼中,翘首以待。

周总理坐阵北京指挥部亲自指挥,兰州军区空军司令员杨焕民任核试验总指挥坐阵核试验基地马兰机场,各级战斗值班人员、科技人员聚精会神坚守岗位待命。

在数百公里外,氢弹投掷地点,罗布泊核试验场靶标中心的外围,包括准备穿越蘑菇云收集相关数据的4架战机和各种实验、检测和监视设备已经开始运转工作。

生死抉择,我国首枚实战氢弹投掷失败,飞行员:与氢弹共存亡

 

实弹投掷出现意外,是跳伞逃生还是驾机返回?杨国祥做出生死抉择

检查飞机、挂弹等等一切程序都在按部就班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一切准备就绪。

随着时针的转动,也到了飞机起飞的时刻。

随着一声令下,杨国祥在大家的祝福与期盼下,驾驶飞机冲向了蓝天,向罗布泊核爆靶点中心飞去。

当飞机距离靶标中心9公里时,核试验指挥部发出了投掷氢弹的命令。

试验基地的所有人都静静地等待着,等待那个只有核武器才会有的特殊闪光与火球的出现。

然而,过了预定的时间,还没有任何爆炸的迹象,人们瞬间都紧张起来了,到底发生了什么紧急情况呢?

原来,还真是出了大问题!

接到可以投弹的命令以后,杨国祥按照之前反复演练的动作,按下投弹按钮,解除核弹的第五道也是最后一道保险,让氢弹脱离飞机向靶心坠落时,发生了意外:发射按钮失效,不起作用了!

那个沉甸甸的氢弹挂在飞机上纹丝不动!

在确认各项操作没有问题之后,杨国祥急忙把情况向塔台进行了报告,并请求再次投掷。

得到批准以后,杨国祥迅速调整航线和飞机的飞行姿态,尝试再次投掷。但情况依然如故,2次、3次,使用超应急方法投弹,都失败了!

此时,飞机的燃油仅够飞行30分钟,只能保证飞机飞回基地,时间已经不允许他在空中做更多的尝试了。

得到投掷失败的最终消息,指挥部决定让杨国祥跳伞!

生死抉择,我国首枚实战氢弹投掷失败,飞行员:与氢弹共存亡

 

有军事常识的都知道,这种情况下,飞机带弹着陆是非常危险的。战斗机、轰炸机都是不能带弹着陆的,无论携带的是一般炸弹还是核弹。如果执行任务的炸弹没有用完,也必须在返航时投入大海,绝对不能带回机场。

就这次的试验来说,因为氢弹是挂载到战机机腹,是半埋式的,一半在飞机肚子里,一半露在机身外,对地距离仅10厘米。

战斗机由于惯性,在降落的过程中具有很强的冲击力,在这个过程中,携带的氢弹很有可能会脱落造成严重事故。

所以,这个时候,如果杨国祥按照命令选择跳伞,他的生命安全会得到保证,但飞机也不知道会飞到哪里坠毁,一旦落到人口稠密区或基地,那情景根本无法想象。

但谁也没有想到的是,杨国祥却做了一个令人吃惊的选择,那就是带弹返回基地!如果不成功,自己就把飞机开走,与氢弹共存亡!

做出这样的决定是很艰难的,一边是自己宝贵的生命,一边是国家花费巨大精力研制出的氢弹,而我们正面临着核讹诈的风险!

这个时候,杨国祥想的不是自己,而是国家利益。有着1500小时飞行时数的他,决心用自己娴熟的驾驶技术和对飞机性能的了解,冒险着陆。

生死抉择,我国首枚实战氢弹投掷失败,飞行员:与氢弹共存亡

 

杨国祥的请求被基地总指挥杨焕民报告给了在北京坐镇指挥的周总理。周总理只说了两句话,第一要相信我们的飞行员,第二除了塔台,其余人员必须全部转入地道,杨焕民要带头去地道。

随着基地紧急命令的发出,很快,整个地面只剩下了塔台指挥员空5师师长宋占元和参谋。

周总理对杨国祥的信任,让他激动又信心百倍,更加坚定了安全着陆的强烈意志。

在准备好一切必要的措施以后,危险万分的迫降行动开始了。

在塔台的正确指挥下,镇静自若的杨国祥,准确无误地完成了每一个规定动作,飞机慢慢地离地面越来越近,杨国祥调整角度,对准了跑道。

随着起落架轮子“哧”的一声,飞机着地了,杨国祥也打开了阻力伞,在慢慢地滑跑一段距离后,飞机稳稳地停下来。

着陆完美成功!得到消息人们都非常激动,那是多么不容易啊!

此刻,杨国祥的心情最为平静,那是一种劫后余生才会有的特殊感觉。

生死抉择,我国首枚实战氢弹投掷失败,飞行员:与氢弹共存亡

 

排除故障,坚定意志,实战氢弹投掷再出发!

飞机成功载弹返航后,技术人员立马前来处置,给氢弹装上保险、切断电源,用机械方法取下原子弹,然后拉走研究问题所在。

技术人员通过试验,发现氢弹投掷出现问题的原因,是因为推送装置电路短路,从而导致不能发射。

短路的原因是,在试投时,推送装置控制器同模拟弹都装在飞机里,温度一致,电路工作正常。而在实投时,控制器则被放在地面锁在保险箱里。由于高空气温低,地面室内温度高,温差的存在引起推送装置的电路短路,导致推送装置不工作。

根据出现的问题,技术人员进行了多项改进,并经过反复验证,使三条线路都可以单独引燃燃爆弹,确保氢弹可以安全投掷,彻底解决了问题。

问题找到了,技术上也处理好了,那么要不要继续实战投弹,就需要国家决策了,毕竟已经失败过一次,大家心里还是有点打鼓。

这个时候,周总理提议听听担任主飞行员的杨国祥的意见。

杨国祥坚定而又充满自信地说道,我已经做好一切准备,就等党中央下命令了!

生死抉择,我国首枚实战氢弹投掷失败,飞行员:与氢弹共存亡

 

杨国祥空军少将

1972年1月7日,马兰核试验基地再次进入一级战备状态,第二次实战氢弹投掷将于当天进行。

激动人心的时刻来了。

1972年1月7日13时,杨国祥驾驶装载着氢弹的强5-甲,轰鸣着冲向天空,向核试验场飞去。

快到空投区时,杨国祥发现有大片浓云缓缓向靶场压来,气候出现不利变化,杨国祥必须在云层过来前,把氢弹准确地投下去。

飞机距离爆炸中心越来越近,投弹的时刻到了。只见杨国祥规范而迅速地完成了转弯、增速,拉升机头等规定动作,然后快速按下了投掷按钮。

这次会不会再出现意外呢?答案来了。

按下按钮的那一刻,杨国祥感到机身明显地颤动了一下,说明氢弹已经脱离机体,向目标奔去,投掷成功了!

松了一口气的杨国祥,快速戴好防毒面罩,关闭座舱防护罩,加速脱离了爆炸区域。

生死抉择,我国首枚实战氢弹投掷失败,飞行员:与氢弹共存亡

 

32秒后,一道强烈的闪光照亮了戈壁滩的上空,紧接着是震天的巨响震撼着这茫茫大漠,蘑菇云也在这里冉冉升起,巨大的火球在爆炸中心翻滚闪耀。

与此同时,测试飞机和地面的技术人员也完成了各项数据的测试记录工作,为我国氢弹的小型化实战化取得了宝贵的数据支撑。

杨国祥因为其出色的表现荣立二等功,被誉为“彝族雄鹰”。

生死抉择,我国首枚实战氢弹投掷失败,飞行员:与氢弹共存亡

 

我国氢弹实战化改造取得了圆满的成功,从此,我们再也不惧怕任何人、任何国家,在任何时候对我们的核讹诈了!

基地总指挥杨焕民,1955年少将,获得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1994年11月,在南京逝世。

塔台指挥员、空5师师长宋占元,少将军衔,1999年11月3曰在成都逝世,享年70岁。

实战氢弹投放主飞行员杨国祥,空军少将军衔,曾任昆明军区空军副参谋长, 2017年3月11日在昆明逝世。

2017年12月12日,中国首颗实战氢弹投掷英雄杨国祥纪念碑在昆明揭碑。